首页 »

还有多少学生记得你

2019/10/10 6:15:00

还有多少学生记得你

 

曾看过一个谈话节目,内容是关于老师的,谈话者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他从自己读小学时的老师谈起,到中学、大学,一直到参加工作后的工人老师,侃侃而谈,尽管历经近半个世纪,可他的记忆那样清晰。问他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他说自己是怀着感恩的心来说、去记的,因为除生身父母以外,老师对他实在太好,所以他从不曾忘记。他说,一个人要是忘了教过的老师,不记得老师,不说是忘本,至少也是一种遗憾。


我与他深有同感。我庆幸,虽然不像他那样记得所有老师,但大部分老师我却是记得清楚的。


启蒙老师夏正和,最深的印象是他头上的那顶帽子,无论刮风下雨、春夏秋冬,总是不离头。后来我才知道夏老师曾被打倒过,被剃过头,脑袋中间却从此再也不长毫发。记得夏老师为了不让我辍学,如何不厌其烦地开导我那头脑不开化的父亲,一直到父亲见到他就不好意思为止。如今,我每次回家,父亲总是念叨着已过世的夏老师,说不能忘了他,为师就应该像夏老师那样。那是一个农村人对他的最高礼赞。


忘不了小学毕业班的王中举老师。那年我与同伴发生矛盾,同伴家长带了三个大人拿棍子打我,是王老师一声“住手”,喝住了他们。他挺身而出:“我是他的班主任,他父母不在,我就是他的父母,你们要打就打我!”终于让那三个恶声恶形的大人无奈而走。四十多年过去,老师那一声“住手”,犹在耳边回响。


初一班主任姚有联老师,每个星期六都要用自行车一一载我们这些住读回家的学生到公路上,千叮咛万嘱托路上要小心,就因为我们这块地方发生了一起学生被拐卖事件。他总是十分小心,周日下午学生回校时,他手拿花名册坐在学生宿舍里,来一个学生勾一个名字,直到一个都不少为止。要是过了五点有哪个同学还没到,他就着慌,骑着自行车沿路寻找,一直寻到公路边。姚老师不但课讲得好,更像我们的生活老师,一个慈祥的老爸爸。

 


英语老师柳新华,用现在的话来说叫酷,一身体育服打扮,头发总是很新潮,时不时猛地往后一甩,潇洒无比。讲课兴奋了或打一两个响指,口中说着现在想来也就比较“小儿科”的几句洋文。


戴酒瓶厚眼镜的方又明老师,就像语言课本上描写的套中人一样,什么事都限制着我们,怕出事,口头禅是“好是好,可要是出事就麻烦了,就不要搞了吧”。尽管扼杀了我们许多业余兴趣,可却小心翼翼地护佑着我们一个个进了大学。


还有,那个总是抱病为我们上课的毕洁华老师(我们都叫她“病老师”),尽管身体很弱,却一次也没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昏倒在讲台上;总是在学生教育方式上较劲的一对老冤家——李如云和张方厚老师,不知退休后他俩是否还会吵个面红耳赤、青筋迸跳;还有记忆力绝佳、会吹笛子的陈春明老师,教我们跳霹雳舞的卫成功老师……回想起来,他们一个个生动如在眼前,让自己又回到背着书包的学生时代,在他们“统治”下过着每天对考试测验胆寒的日子。现在想来,都是暖意。


如今的学生好像不大容易记得,或者说能记得那么多老师了,对老师的印象,大概也没那么好。曾问正为高考冲刺的儿子,还记得以前的老师吗?他说,都毕业了,还记他干啥?追问,难道你就对老师没一点感情?他说,为什么要感激他们呢,国家都已给他们发了工资了,我也交了高额学费了,他教我是天经地义……

 


当然他也不是全不记得,却似乎谈不上好印象的,你听他描述——那个方老师,马屁精,一听说是领导的孩子就立马贴上去;姓黄的团委书记,是某局长儿子,一点本事也没有,完全是来学校混饭的;马老师,水平有,就是不负责,一门心思想着升官发财,对学生能糊弄就糊弄;张某某,课堂上不讲完,留一点要学生到他家去补课,还不是为了多捞一点钱……我惊了。怎么了,这是一个高中生说的话吗?老师在他的眼中就是如此不堪吗?我陷入了沉思。


大概,时代真的变了。变得让我这个还没到知天命年龄的中年人看不懂,不知所措。


从报章上看到,如今许多学校教学中的不公正、乱收费、偷补课、收红包现象,可谓触目惊心,我也亲眼目睹了一些老师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价值观和职业道德滑坡的不义之举。但是,我仍然始终对老师怀有一丝尊重,因为,多少年前,有这样一批老师曾经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相信,那些不堪者只是教师队伍中的一小部分,我始终认为老师应该是美的化身、是道德的先锋,学校是教书育人的所在、是圣洁的殿堂,如果社会上的蝇营狗苟、阳奉阴违、唯利是图成为某些“识时务”的先生们坚定不移的抉择,并且成了教师队伍中的“主旋律”,那才真的是悲哀!古人尚知“饥不从猛兽食,暮不从野雀栖”,我们的一些老师却为了早日进入“奢阔”生活而开始变得“饥不择食”地要从学生嘴里夺食了,这是老师的悲剧还是社会的悲剧?我不敢想象。


为师者,能否常扪心自问一句:还有多少学生记得我?学生心中怎么看我?——是发自内心的尊崇,还是不屑一顾的鄙视,想想脊背后的评论,剑走偏锋的一些老师是否该警醒?

 

组稿、编辑:伍斌  邮箱:wbb037@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